易行网 您的位置:
选择城市:
  • 北京
︿ 顶部

“经营性ICP”正在申请中

敬请期待!

加德满都 有生之年

来源:新浪旅游 编辑:MKKK4 日期:2017/1/5 19:38:29

金橘色的光,慢慢照亮了眼前这个烟尘弥漫而微凉的清晨。站在推开的窗前,玻璃上蒙着的薄薄一夜水汽瞬间消散,鸽子咕咕咕的温柔自语和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声混合在一起,杯中芳香的红茶,滚烫。昨天深夜,抵达了加德满都,世界上最大的喜马拉雅国度尼泊尔的首都。英语的发音更接近:卡斯曼都。

古语中,它被称为“康提。普尔”- ”光之城“。

茂密的凤尾竹林下边的红墙那边,就是皇宫。2015年的4.25大地震毁去了加德满都享誉世界的大部分古建筑和神庙,也摧毁了“卡斯曼度”名字的由来:那座叫做“玛鲁萨塔里”的两层木塔。很多人惦记着这个贫穷美丽的小小国家,很显然,这些震后的修复还远远没有完成:昨夜克兰开车经过的那些漆黑的街道,眼前这些触目惊心的破败的痕迹,你都能感觉得到。

破败的城市每个角落都有佛龛、花草和果树,群鸟飞过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城市天空。150多万的人口根本不能算多,加上周边几个著名“古迹之都”的四百多万,加德满都是喜马拉雅山脉脚下人口最密集的大都市。每天都很热闹,嘈杂又拥挤。

站在一步之遥的酒店窗前,默默喝完一杯尼泊尔红茶,这个城市的记忆和味道,又回来了。那些四年前神游古迹和神庙的足迹,历历在目。

被装在一个1400米海拔的“天然大碗”中,加德满都曾经是擅长建筑和砖雕的尼瓦尔人的文化中心,尼泊尔皇族和权贵聚集的富贵之地,2008年共和国建都于此,龙盘虎踞。祥和欢乐的印度教和佛教在这里相容,难分彼此,它也有好几家赌场,很棒的西餐厅和咖啡厅,多次入选世界旅游目的地榜单,以文化古迹、户外运动和徒步登山闻名。

住在一个干干净净,安安静静的新酒店,朋友推荐的。考古学家的研究只能追溯到2000年的尼泊尔历史,西方人1661年开辟了一条从西藏穿越尼泊尔到印度的路线,影响深远。

在尼泊尔三天的时间里,都住在这里。酒店服务人员有着尼泊尔人特有的小心翼翼、礼貌和谨慎;周到,然英文有限。

上次住在古老的德瓦里卡家族酒店,如同穿越在过往的美妙时光中,这次特意选了代表尼泊尔新经济发展的国际精品酒店。在过去和未来的张望中,立足当下,滋味玄妙。

穿越在酒店外的街道上,摩托车呼啸而过,飞尘满面,却觉得很安全。走两分钟,就到了皇宫门口,站在这里仰着头,看了很久。这被荒芜无法淹没的纯净的白色,反衬着街道巷尾蜘蛛网般纵横交错的电线,和加德满都街头特有的满目疮痍。

在凌乱的街头梦游般走了一大圈,还是走去最喜欢的“梦园”休息,喝口茶,吃个饭,在这里躲一躲清闲。尼泊尔的很多朋友都在震后积极参加了救灾和重建的援助工作,然而他们很少提到捐款,这跟我在非洲的经历很不一样。更多时候,他们聊的是政府和正在进行的各种全国大罢工和游行,酸楚和失望是有的,埋藏在礼貌谦的笑容里。

我眼中的梦园,总是代表了尼泊尔传统文化和西方艺术精髓结合的最美作品,历久弥新。

在这里好好喘过一口气,歇息一下,被加德满都满大街的摩托车和车闹得心慌,过一个马路过了10分钟。我得好好在这里,待一会儿。多美啊!

一个15美元的斑节虾意面,好吃极了,搭配了西瓜汁和淡淡的原味酸奶。

走去了以前住过的雅克。耶提酒店,再一路走去著名的游客必去之地“泰米尔街”。一路看到震后的修复和重建在极其缓慢中进行,遇到了持着经幡的大游行,没有拍。到处是困觉的狗狗,群飞的乌鸦和鸽子。8点以后街上摩的哗哗飞驰,都不敢过马路。尘土好大。

泰米尔街晚上来的时候,简直像没有梳洗的丑婆娘。深一脚浅一脚在无趣的灯火阑珊中走了一会儿,明显感觉得没有以前那么热闹。谁说,世界总是向前? 走过那么多地方,似乎总是有很多明显迹象是在倒退;或者在丢失,在消失。。。所以不甘心,白天又来了一次。希望尼泊尔更好一些,多么好的人。

收集了一个加德满都名满四方的零食店#Shop Right,超级齐全的各色零食,徒步之前很多人备完装备就上这里找吃的,很怕进山就没吃的虚脱心慌。但结果总是证明,一路上价格公道的热茶热饭比啥都好吃,5400多米上的营地也一样有正常饭菜。不过下次再来,也许会买些紫菜和辛拉面,山里饿了煮碗面,尽管海拔高水不到沸点就开了,那个夹生面也是暖胃的温暖记忆。

暂无购物欲的妮子经过90%的泰米尔街店铺跟梦游无异,直奔人气咖啡店“裸麦面包”Pumpernickel(这个词99.99%的人打结吧)去。跟很多泰米尔街茶壶小嘴大肚儿构造的弄堂四合院一样,门脸很小好地儿藏在最里面,忙得不招呼人的咖啡店,坐了一圈老油子背包客和乍到新人。

始建于1967年的#加德满都客栈酒店集团,是尼泊尔唯一自有的酒店集团连锁。从当年2美元一晚的13间客房,成为拥有650间房的国际酒店连锁,是尼泊尔民族企业的代表。妮子住的玛雅精品酒店也属于KGH集团。KGH位于“背包客天堂”泰米尔街的最核心位置。多如牛毛的林林总总各种店,从大门口发散开来,形成尼泊尔风格的星河。

脚踩在当年甲壳虫乐队和西方嬉皮士领袖人物的大道上,看到大地震后的重建图,和一句话“世上最持久的莫过于变化”。所以,才有那些持久的,接力棒般的人类的的努力。

这次多停留在加德满都一天专门为了参加克兰弟弟的婚礼,一个距离首都不太远的村子,然而却因为大堵车用了快两个小时才到。一路穿城而过,岌岌可危的历史建筑和笨拙杂乱的新建筑,密如蛛网四处悬挂的电线,摩托车和各种车流在尾气和尘土的拥堵中大鸣喇叭。一路打着瞌睡,梦游般看着一幕幕几乎一模一样的破败的建筑,反复出现。

天很热,再穿过那些地震中未及修复的老房子,艰难拐下崎岖的土路,终于到了村子里最热闹的Party Palace#晚会宫。婚礼特别热闹啊,整整持续了两天。从酒店到婚礼赶场的我却觉得比爬山还累,路上因为堵车,被锁在长时间动弹不得的空调坏掉的车里,看着车窗外混乱不堪的加德满都。就是在这样的城市里,尼泊尔人还是欢天喜地生活着。

妇女们炫丽耀眼的礼服是最大的亮点。除了我这个外国人,还有一位来自土耳其的民俗学家泰坦。端了巧克力礼盘、领了福、呈上礼金、吃过婚宴就回来了。浑身上下烟火味道,现场那一直的一堆木柴,指头间全是红色的燃料和咖喱黄。

婚礼上红配绿最应景,很多亮晃晃的金色。

第二天下午又坐了两个小时车去了克兰的村子,吃了一个全村一千来号人参加的络绎不绝从中午12点到晚上6点的流水席。尼泊尔跟印度差不多,女方家里准备嫁妆彩礼钱和家具什么的,今天是男方家主场,女方家里一直不停在送各种东西和红包。比布叔叔一家天色暗了才到,婚礼一下子成了嘉宾主场,到后来实在盛情无法招架,又热舞一番。很久没有跳舞了啊,山里很冷,穿着克兰到大夹克保暖,她媳妇大纱丽也四处透风。

山脚下的村子蛮冷的,一村的人都欢欢喜喜吃喝不停。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的村子,似乎建设得比加德满都好多了。你看克兰一家齐心协力重建的新房子,体面温暖,四个大家庭老老少少住在一起。

加德满都周边有很多古迹还在修复中,慢慢已经开始重新接待游客了。旅游业的恢复,对尼泊尔社区的重建至关重要。因为大多数时候,政府不管什么鸟用。

那一刻,温柔咕咕咕啼叫的鸽子,从眼中掠过,像一道淡淡的光。

世上最持久的莫过于变化”。

加德满都,有生之年。

我说两句......
网友评论

  • {{x.Comment.NickName}} 来自{{x.Comment.WebClientFrom}} {{x.Comment.FloorNum}}楼

    {{x.Comment.CreateDate}}

    {{x.GeneralComment.NickName}} 发布于 {{x.GeneralComment.CreateDate}}

    {{x.GeneralComment.Content}}

    {{x.Comment.Content}}

    点赞({{x.Comment.ThumbsUps}})

加载更多